执业医师宾馆接活打瘦脸针 一针便宜两千多块钱

按照约定的时间,记者与卫生执法人员提前来到宾馆,并开好了两个房间,记者在其中一个房间里等待胡某和“院长”,卫生执法人员留在另一个房间,等记者发出信号后再来查处。下午1点40分,记者再次和胡某联系,意外的是,胡某告诉记者,他正在该宾馆12楼的一个房间给一位女士注射针剂!

得知这一情况,记者和卫生执法人员紧急商议后,决定立刻对其进行查处。为避免现场失控,记者同时报警寻求协助。下午两点左右,郑州市公安局丰产路派出所的两名民警赶到宾馆,民警表示愿意配合行动,但只限于控制现场,至于查处非法行医,并不在职责范围内。

下午2点10分,记者与民警、卫生执法人员一起来到胡某所在的房间门口,民警敲开房门后,记者跟随民警进入房间,看到屋内有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正在房间里进行溶脂针剂的注射。见到民警和卫生执法人员进来,“院长”和胡某显得很惊讶,卫生执法人员问那名“院长”在屋里干什么呢,“院长”轻声回答道:“没啥,注射个针剂。”记者在垃圾桶里发现一些已经用过的针管、纱布和药瓶,而桌上也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品,多是韩文和英文包装,有些已经拆开。从现场来看,这位女顾客是刚刚注射了溶脂针剂。在卫生执法人员的询问下,女顾客也指认给她注射针剂的医生就是那个“院长”。民警要求“院长”出示身份证,遭到“院长”拒绝。随后民警在“院长”的手提包里找到其身份证,显示该“院长”姓康,和记者之前问价的那家医疗美容诊所的名字完全一致。康某在面对卫生执法人员的询问时,翻来覆去总是以“不知道”和“我是第一次做这个”来回答。而胡某则辩解称:“我啥也不懂,你不要问我。”

在现场,金水区卫生监督所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按照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实施医疗美容服务项目必须在相应的美容医疗机构中进行,而宾馆不具备消毒环境和急救设备,在宾馆内注射针剂是绝对不允许的。另外,男子注射所用的药品,有很多都是全外文包装,其来源不明,暗藏隐患。该负责人表示,他们会对现场做如实的记录,并对现场的所有的药品物品进行暂扣保存,对于康某,他们会对其身份进行核实,待证据核实之后再做出行政处罚。

记者随后通过卫生部门查询得知,该美容诊所是在卫生部门备案的正规医疗美容机构。而康某本人,正是该机构的负责人,也具有医师执业资格证。这让记者很费解:既然是正规医疗美容机构的负责人,为啥不在自己的诊所里工作,而非要在宾馆里接“私活”呢?记者昨日上午再次来到该美容诊所并没有找到康某。而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康某,对方承认自己当天的确在宾馆里出现过,但是没有为女顾客注射过针剂。康某解释说,当时是胡某要去做针剂注射,自己只去指导。记者追问现场的外国药品从何而来,康某称是其朋友从韩国带回来的。记者又问其既然有正规美容院,为何要在宾馆里注射,康某对此没有回答。

那么,康某在现场使用的针剂,是不是来自正规渠道呢?那些药品又是否安全呢?记者昨天上午又来到金水区卫生监督所,将之前查扣的药品取出一部分样品送往郑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金水分局,请求协助查实。该局一位分管药品管理的负责人在逐一查看后,告诉记者,六种药品中,有3种是全外文包装的,无法判定其来源;另外3种药品中,有两种是正规药品,另外一种是正规的三类医疗器械。该负责人还介绍说,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正规渠道进口的药品,必须有中文标识,而且要有国药“进”字的批准文号。而现场查扣的三种外文药品的包装上全部是外文,没有进口的批准文号,绝对不是正规渠道的进口药。

Related Post

Post Your Comment Here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